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审判流程

正文

(2016)云29民终822号

2017-10-12 22:02:34 来源: 本站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云29民终82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孔宪贤,男,1972年8月14日生,汉族,云南省祥云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祥云县祥城镇七合村委会十一组麒麟村181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金莲,女,1930年6月4日生,汉族,云南省祥云县人,文盲,居民,住祥云县祥城镇七合村委会十一组麒麟村181号。
委托代理人:孔宪彩(被上诉人杨金莲之子),男,1974年10月5日,汉族,云南省祥云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祥云县祥城镇七合村委会十一组麒麟村181号。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孔宪贤因与被上诉人杨金莲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祥云县人民法院(2016)云2923民初6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孔宪贤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事实和理由:(1)原审法院认定并作为定案依据的四组证据均属不实证据,其中:对A2组证据存疑,杨金莲三处骨折,五天就医好出院,孔宪贤要求对杨金莲做三处骨折的司法鉴定,由孔宪贤预付鉴定费。若三处骨折具实,预付的鉴定费及一切后果由孔宪贤承担;对A3、A5组证据存疑,杨金莲住院5天,扣除出入院的天数,仅三天就用医药费3040.89元,不符合医疗实际;对A4组证据存疑,杨金莲是本案当事人,任炳存是杨金莲的女儿,胡晚光不在争吵现场,他们的陈述不真实。(2)一审认定案件事实不清,孔宪贤与杨金莲没有肢体上的接触,双方争吵只是语言上的互相论理,“推拉”是杨金莲及其女儿的一面之词,没有任何旁证予以证实。(3)事发当天,孔宪贤从新村做活回来到田里查看,发现杨金莲把孔宪贤栽种的玉米苗拔掉,孔宪贤随即去找杨金莲理论,双方就此发生争论,但孔宪贤没有打着杨金莲。当天胡晚光报警后,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了解相关情况,后救护车将杨金莲送往祥云县医院治疗,医生称杨金莲一样问题都没有,但杨金莲坚持进行检查,因此住院了5天。
被上诉人杨金莲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具体理由:杨金莲一直跟随三儿子孔宪彩生活,孔宪贤没有赡养过杨金莲,引发双方争执的土地属于孔宪彩户,杨金莲认为孔宪贤侵占耕种了孔宪彩户的土地,故拔去了孔宪贤栽种的玉米苗,后孔宪贤找到杨金莲,双方发生争吵,争吵中孔宪贤推倒杨金莲,还踢了杨金莲两脚,当时有任炳存在场,胡晚光听到争吵后报了警,派出所民警让孔宪贤带杨金莲去医治,孔宪贤称他没有打着杨金莲就一直没有去医院。派出所民警组织过双方进行调解,但孔宪贤不同意调解方案,杨金莲无奈只有提起诉讼。
一审原告杨金莲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决孔宪贤赔偿杨金莲:1、医药费人民币3040.89元,护理费人民币468.90元(93.78元/天×5天),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500元(100元/天×5天),营养费人民币2000元,交通费人民币500元,上述各项合计人民币6509.79元;2、对被告的行为进行训诫;3、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被告系母子关系,被告孔宪贤系原告杨金莲之次子。十多年前,被告与其父母及兄弟分家,分家后,被告另立门户,原告与其三子孔宪彩共同生活。2016年5月5日,因原告认为被告户侵占耕种了孔宪彩户的土地,将被告户栽种的玉米苗拔掉一部分,被告得知后去找原告理论,引发双方争吵,继而发生推拉,在推拉的过程中,原告摔倒受伤。原告受伤后被送到祥云县人民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其伤情诊断为:1、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2、左7、8肋骨骨折可能;3、T10骨骨折可能;4、上呼吸道感染。共住院治疗5天,合计支出医疗费人民币2990.89元,其中原告医治上呼吸道感染疾病的医药费为人民币371.09元,扣除医治上呼吸道感染疾病的费用,原告实际医治外伤支出的医疗费为人民币2619.80元(2990.89元-371.09元),担架轮椅服务费人民币50元。原告为医治等事宜还支出了部分交通费。另查明,原、被告未在一起居住生活。
一审法院认为,一、被告孔宪贤是否致伤原告杨金莲的问题。本案中,被告在得知其户耕种的玉米苗被原告(母亲)拔掉一部分后,就去找原告(母亲)理论,引发双方争吵,继而发生推拉,在推拉的过程中,原告摔倒受伤。故,应当认定被告孔宪贤致伤了原告杨金莲。被告关于其未推搡过原告,系原告自己坐倒在地的答辩主张与查明的案件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二、关于被告应否承担赔偿责任及原告是否存在过错的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本案中,被告孔宪贤在与原告推拉、吵打的过程中,致使原告受伤,被告孔宪贤应当按照上述法律的规定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不论被告是否侵占了孔宪彩的土地,原告作为被告及孔宪彩的母亲,其应理性处理,或通过正确的法律途径予以解决,而原告却未按正确的途径解决纠纷,而是擅自将被告户栽种在争议土地上的部分玉米苗拔掉,从而导致本案的发生,故原告在此过程中亦有过错,依法可以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综上所述,结合本案双方当事人的年龄、体力的悬殊情况和损害发生的原因等实际情况及相应的法律规定,原告的损失由被告承担80%的赔偿责任,原告自行承担20%的责任。三、关于原告主张的护理费应适用何标准进行计算的问题。原告要求按照2015年度农、林、牧、渔业在岗职工的平均工资标准计算护理费,即以93.78元/天(34229元/年÷365天)的标准计算护理费,原告的该诉请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四、关于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和交通费应如何计算的问题。结合原告医治的实际情况及当地的经济发展状况等,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本院酌情支持50元/天,交通费酌情认定人民币200元。五、关于原告主张的营养费应否支持的问题。原告未能提交医嘱等医疗材料证实其需要加强营养,故原告主张的营养费本院不予支持。六、关于原告主张的医疗费应如何支持的问题。原告共计支出了医疗费人民币2990.89元,其中包含了医治上呼吸道感染疾病的医药费人民币371.09元,而医治上呼吸道感染疾病的费用与本案无关,故原告医治上呼吸道感染疾病的医疗费人民币371.09元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本案中原告的医药费本院给予部分支持,即支持人民币2619.80元(2990.89元-371.09元)。七、关于原告请求训诫被告的诉请应否支持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之规定,承担民事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等十种方式,其中未包含训诫的方式,原告的该项诉请不属于承担民事侵权责任的方式,而是民事制裁措施,故原告的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在案证据及查明的案件事实,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担架轮椅服务费(原告以医疗费的名义进行主张)、交通费等于法有据,应予支持,并以本院确认的相关票据及适用标准进行计算和认定。即原告的损失确定如下:1、医疗费人民币2619.80元(2990.89元-371.09元);2、护理费人民币468.90元(93.78元/天×5天);3、担架轮椅服务费人民币50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250元(50元/天×5天);5、交通费人民币200元;前述5项合计人民币3588.70元。根据前述的分析、认定,原告的上述损失由被告承担80%的赔偿责任,即2870.96元(3588.70元×80%)。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孔宪贤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杨金莲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担架轮椅服务费、交通费等合计人民币3588.70元的80%,即2870.96元;二、驳回原告杨金莲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元,由原告杨金莲负担20元,被告孔宪贤负担80元。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上诉人孔宪贤申请二审人民法院对被上诉人杨金莲的伤情进行司法鉴定。经审查,上诉人孔宪贤未在举证期限内提出鉴定申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对上诉人孔宪贤的鉴定申请本院不予准许。
本院认为,孔宪贤与杨金莲因土地问题发生争吵,杨金莲认为孔宪贤侵占耕种了孔宪彩户的土地,故将孔宪贤栽种的玉米苗拔掉一部分,孔宪贤得知后找杨金莲理论,引发争吵并相互推拉,在推拉过程中杨金莲摔倒受伤。杨金莲受伤后被送到祥云县人民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共住院治疗5天,实际医治外伤支出的医疗费为人民币2619.80元,担架轮椅服务费人民币50元,杨金莲为医治等事宜还支出了部分交通费。上述事实,有《祥云县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祥云县人民医院出院证明》、《云南省医疗住院收费票据》、《云南省医疗门诊收费票据》、《担架轮椅服务收费卡》、祥云县公安局祥城派出所分别对杨金莲、任炳存、胡晚光的询问笔录,上述证据证实了孔宪贤实施了侵害杨金莲的行为,孔宪贤应对杨金莲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责任。孔宪贤陈述其没有对杨金莲实施任何侵权行为的事实,无充分证据证实,且上诉人未能提供被上诉人受伤是由他人造成或自伤的有效证据,故上诉人主张与被上诉人伤情无关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双方对本案的发生均有过错,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责任大小和造成的损失,一审判决由孔宪贤对杨金莲的损害后果承担80%的赔偿责任,杨金莲自行承担20%的责任符合本案实际,本院予以确认。经审查,一审认定杨金莲的损失赔偿项目和金额恰当,二审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孔宪贤“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实体处理恰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孔宪贤负担。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原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段 阿 云    
审 判 员             
审 判 员      杨 淑 婷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