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审判流程

正文

(2017)云29民终38号

2017-10-12 22:01:44 来源: 本站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29民终3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段云珍,男,1971年8月2日生,汉族,云南省祥云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祥云县沙龙镇沙龙村委会六组东邑村430号。
委托代理人:徐强,云南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段继星,男,1971年9月21日生,汉族,云南省祥云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祥云县沙龙镇沙龙村委会六组东邑村393号。
委托代理人:李志祥,云南匡州盛欣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段云珍因与被上诉人段继星相邻关系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祥云县人民法院(2016)云2923民初95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段云珍及委托代理人徐强、被上诉人段继星及委托代理人李志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段云珍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支持段云珍在一审的诉讼请求;2、驳回段继星在一审的反诉请求;3、一、二审诉讼费由段继星承担。事实和理由:⑴段云珍之父段可秀原有祥云县沙龙镇沙龙村委会六组东邑村自留地一块,1971年段可秀对自留地的四面进行了围建,同时在围墙的东、南、西、北四面都留足了50公分的滴水,至今已有40多年的历史。1985年段继星户在归并的自留地上建盖了坐西向东的房屋一院,相邻段云珍院子的东面一直未修建围墙,段云珍户的西面围墙不是两户的共用围墙,一审认定段云珍与段继星两户间以一堵段云珍户的土基围墙为界不正确。⑵段云珍户的围墙和厕所建盖在先,段继星的房屋建盖在后,两户相邻而居也有20年,段云珍户老房的出檐及西面围墙的滴水是滴在段云珍之父西围墙外留出的50公分滴水面积上,未对段继星户造成任何影响,段继星户从未提过出异议。2003年6月份,祥云县国土资源局对段云珍户的土地进行过指界,指界时段继星户也在场且对指界后的土地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宗地图上明确载明了段云珍户西面、东面、北面均留有滴水,该份宗地图一审经过质证,对该证据的三性予以确认,但一审将段云珍户的滴水面积划归段继星户,并认定“段云珍户2016年拆旧建新建盖的新房出檐部分延伸到了段继星户的土地面积的上空,滴水滴到了段继星户的土地面积上”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⑶段云珍向一审提交了测量新房面积的照片,段云珍及其二哥在该块宅基地上所建盖的房屋南北两面总长度均为17.7米,与宗地图上的面积一致,段云珍建盖的新房是在老地基上起建,所建房屋没有超出宅基地的范围。⑷段继星向一审提交的祥云县沙龙乡人民政府1986年颁发的沙龙乡建房证载明东至段可秀围墙,由于当时的社会发展的局限,颁发土地证前并不对土地进行指界,且该建房证未查到存根,该土地证上的四至情况与实际不符,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用,一审认定段云珍户土基围墙的西外皮以西的土地面积系段继星户的土地面积错误。⑸段继星户向一审提交的《换约》载明段继星户东至段可秀围墙O.5寸,与段继星户提交的建房证上的四至描述相互矛盾,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用。⑹段继星紧靠段云珍房屋修建围墙,所下石脚直接与段云珍户的西面墙体相连,其所建围墙直接建在段云珍户的滴水面积内,该围墙延伸段堆砌的红砖挡墙堆在了段继星户历史形成的排水沟内,加高的围墙将段云珍户三间房屋的窗子完全挡住,段继星户修建的围墙侵占了段云珍户历史遗留下来的滴水面积,严重影响了段云珍户的通风、采光、排水等权利,一审以建房证上不符合常理的四至情况认定段继星户修建的围墙在自己的土地范围内,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对于相邻关系的处理原则。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认证不恰当、适用法律错误,判决不公,请求支持上诉人的请求。
被上诉人段继星口头答辩称,⑴宗地图系段云珍单方陈述形成的土地材料,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⑵地籍调查是土地部门对相关土地使用情况的摸底,并非是对土地的确权,该材料是由土地部门保存,并非向当事人提供的凭证。⑶段继星提供的证据《换约》载明的四至界限的范围与政府颁发的土地证划定的范围一致,双方在签约时都进行了签名确认,换约中明确的界限真实有效,双方的土地界限清楚明确。⑷段云珍在自己的范围内建房并未留滴水,段全珍的证言不能作为本案的依据,请求维持原判。
一审原告(反诉被告)段云珍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段继星立即将建盖在紧靠段云珍户西面墙体50公分滴水内的地基、挡墙、向北延伸段砖码围墙进行拆除;2、段继星户不得在距离段云珍户西面墙体1米范围内建盖建筑物;3、本案诉讼费用由段继星承担。
一审被告(反诉原告)段继星向一审法院反诉请求:1、判令段云珍不得将房檐滴水滴到段继星户的院子内;2、判令段云珍拆除其在段继星户院子上空延伸建盖的石棉瓦;3、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由段云珍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段云珍、段继星双方均系祥云县沙龙镇沙龙村委会六组东邑村同村同组的邻居。双方的房屋呈东西相连,段云珍户居东,段继星户居西,双方之间以一堵段云珍户的土基围墙为界,即段继星户宅基地的东面至段云珍户的围墙。段云珍户房屋所使用的土地系段云珍父亲段可秀(已去世)于1973年申请批得,后经家庭分家、兄弟之间归并等所得,段继星户房屋所使用的土地系段继星父亲段天富于1984年申请批得。2016年2月,段云珍户将其父亲修建的土基围墙拆除,在原有的宅基地上建盖了一院坐西向东的房屋(即现有的房屋),房屋大门朝北开,该房屋的西墙系在老土基围墙的石脚基础上起建,该房屋建盖好后,房屋西墙与段继星户的院子相连,西墙房顶的出檐部分延伸到段继星户院心面积的上空。
另查明,2016年9月,段继星户在自家院心的东面,即段云珍户房屋的西墙外修建了一堵南北长为13.75米红砖围墙,该红砖围墙与段云珍户房屋西墙之间的距离为0.09米(北端)。同时,段继星户还在其户所修建的红砖围墙向北延伸段码放了一排南北长为6.9米的红砖,该排红砖与段云珍户的老土基围墙的石脚相连。
一审法院认为,一、关于被告段继星户所修建的红砖围墙是否侵占了原告段云珍户的滴水面积,以及被告户所码放的一排红砖是否侵占了原告户的土地面积的问题。
本案中,双方房屋东西相连,原告户居东,被告户居西,双方之间以一堵原告户修建的土基围墙为界,被告户的建房证上载明的四至情况中,明确载明了东至段可秀(原告父亲)围墙,综上,原告户的土基围墙的西外皮以西的土地面积均应当系被告户的土地面积,而原告户拆旧建新时,其户房屋的西山墙系在原有的土基围墙的石脚基础上起建,故原告户拆旧建新时,并未在自家的土地面积上留出过滴水位置,被告户所修建的红砖围墙及所码放的一排红砖均系在被告户自家的宅基地面积范围内,均未侵占原告户的滴水面积及其他土地面积。
二、关于原告段云珍户拆旧建新时是否侵占了被告段继星户的土地面积的问题。
本案中,原告户拆旧建新时,与被告户相连的一边,即房屋西墙系在原告户原有的土基围墙的石脚基础上起建,故原告户拆旧建新的过程中,亦未侵占着被告户的土地面积。但原告户的房屋建盖好后,其户房屋西墙房顶的出檐部分延伸到了被告户院心面积的上空,即该出檐部分的空间位置在被告户院心上空的面积范围内。
三、关于本诉原告的诉讼请求应否支持的问题。
本案中,原告户拆旧建新时,与被告户相连的一边系在原告户原有的土基围墙的石脚基础上起墙建盖,虽然未侵占着被告户的土地面积,但原告户也未在自家的土地面积范围内留出自己的滴水位置,而被告户所修建的红砖围墙及所码放的一排红砖均系在被告户自家的土地面积范围内。综上,原告关于要求被告拆除其户修建在原告户房屋西墙外50公分范围内的地基、挡墙以及向北延伸段所码放的一排红砖的诉讼请求,以及原告关于被告户不得在原告户房屋西墙外1米范围内修建建筑物的诉讼请求,既无事实依据,亦于法无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四、关于反诉原告的反诉请求应否支持的问题。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之规定,不动产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害或者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本案中,虽然反诉被告户在拆旧建新的过程中,并未侵占着反诉原告户的土地面积,但反诉被告户的房屋建盖好后,其户房屋西墙房顶的出檐部分延伸到了反诉原告户院心面积范围内的上空,如遇雨天,该出檐部分的房屋滴水就会滴到反诉原告户的院心内,故反诉原告关于要求反诉被告拆除其户房屋西墙房顶的出檐部分,不得将该出檐部分的滴水滴到反诉原告户的院子范围内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驳回原告段云珍的诉讼请求;二、反诉被告段云珍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拆除其户房屋西墙外皮以外的房顶出檐部分,不得将该房屋西墙的滴水滴到反诉原告段继星户的院子范围内。本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合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0元均由反诉被告段云珍负担。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查明,段云珍之父段可秀经申请于1973年批得在其自留地上住房地基0.4亩,段继星之父段天富于1984年批得在自留地内建盖住房的面积0.27亩。
二审依职权到争议现场查看,段继星户连接其户修建的红砖围墙往北延伸码放的南北向长6.9米的红砖已不存在。
本院认为,(一)段云珍之父段可秀与段继星之父段天富分别先后在各自的自留地建房,形成东西相邻,两户东西相邻之间有段可秀建筑的南北向的土基围墙,段云珍户居东,段继星户居西,段云珍户建房在前,段继星户建房在后。根据段全珍(段云珍之兄)作为当证人在1985年11月21日签名的《换约》载明:“段天富和段生保两户同意把大园子0.186亩换给段天富,东至段可秀围墙外0.5寸,段体秀的和段可秀的一条线看齐”和沙房字第(0246)号《沙龙乡建房证》载明:“段天富在自留地建盖住房的面积0.27亩,东至段可秀围墙”,而段云珍户提供2003年6月使用者段可秀的06—(20)—017《宗地图》无邻宗地指界人签名的证据印证,在案无充分证据证实段云珍户拆除的该土基围墙的以西曾留有滴水。历经分家、归并等方式,段云珍于2016年2月将其父段可秀位于东西相邻段继星户的南北向的土基围墙拆除,建盖了一幢坐西向东的房屋,该房屋的西墙建在原东西相邻的南北向土基围墙的位置,房屋以西未留滴水位,西墙体的出檐部分延伸至段继星户的院心上空,侵害了相邻方段继星户的土地使用权,一审判决段云珍拆除其户房屋西墙外皮以外的房顶出檐部分,不得将该房屋西墙的滴水滴到段继星户的院子范围内恰当。(二)2016年9月,段继星户在其院心的东面紧挨段云珍户新建房屋的西墙外修建了南北长为13.75米红砖墙,该红砖墙东墙皮距离段云珍户房屋西墙皮0.09米,未留滴水位,对段云珍的房屋存在安全隐患和影响,段继星户的土地使用权应受到限制,其应当排除妨碍,一审判决对段云珍请求段继星将建盖在紧靠段云珍户西面墙体50公分滴水内的地基、挡墙拆除的主张不予支持不当,二审予以改判。二审依职权到争议现场查看,段继星户连接其户修建的红砖围墙往北延伸码放的南北向长6.9米的红砖已不存在,故,段云珍请求判令“段继星立即将向北延伸段砖码围墙进行拆除;段继星户不得在距离段云珍户西面墙体1米范围内建盖建筑物”的理由不成立,一审判决驳回段云珍的该诉讼请求恰当。不动产的相邻权利人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关系。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部分不当,二审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云南省祥云县人民法院(2016)云2923民初953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二、反诉被告段云珍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拆除其户房屋西墙外皮以外的房顶出檐部分,不得将该房屋西墙的滴水滴到反诉原告段继星户的院子范围内”;
二、撤销云南省祥云县人民法院(2016)云2923民初95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一、驳回原告段云珍的诉讼请求;”;
三、由段继星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从段云珍新建争议房屋的西墙体外皮往西宽50公分内的建筑物拆除;
四、驳回段云珍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段云珍、段继星各负担人民币7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段云珍负担。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原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潘 文 举    
         审 判 员      段 阿 云    
   审 判 员      王 梓 静    
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