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审判流程

正文

(2017)云29民终176号

2017-10-12 22:01:19 来源: 本站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29民终17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段荣祥,男,1981年3月2日生,汉族,云南省祥云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祥云县刘厂镇大波那村委会十四组716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何志琼,女,1973年12月1日生,汉族,云南省祥云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祥云县刘厂镇王家庄村委会九组胡家庄27号。
上诉人段荣祥因与被上诉人何志琼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祥云县人民法院(2016)云2923民初174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段荣祥、被上诉人何志琼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段荣祥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何志琼主张护理费、后续治疗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⑴何志琼无证驾驶无号牌的摩托车,且摩托车上带着一只竹篮,交警在认定事故时忽略该两个因素,一审没有采信段荣祥的当庭陈述,增加了段荣祥的经济负担。⑵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段荣祥积极救治何志琼,不仅垫付了5000元钱,还支付了救护车费、检查费、门诊费等近850元,一审没有进行扣减。⑶本案交通事故是段荣祥直行,何志琼超车且竹篮挂在段荣祥的摩托车上发生,事故发生后,交警模拟现场,强行扣押段荣祥8小时,其间不给喝水,家人送饭也不给吃,交警逼着段荣祥承认是其移动着现场,段荣祥自始至终没有承认移动过现场,但交警以段荣祥移动现场认定责任,一审以此判决不公平。
被上诉人何志琼答辩称,⑴在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认定书中明确:“段荣祥驾驶无号牌太阳能普通正三轮摩托车,由大王线道路东侧农田机耕路右侧驶入大王线时,遇何志琼驾驶无号牌嘉渝牌普通二轮摩托由刘厂镇王家庄往大波那街方向行驶,在大王线KO+50处,两车避让不及发生刮擦,致使何志琼所驾摩托车坠入大王线道路西侧水沟,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何志琼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该交通事故的发生,主要原因是段荣祥从机耕路驶入主干道路时,不注意观察主干路车辆,且没有遵守主干路车辆先行原则,致使发生交通事故,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事故中基于何志琼无证驾驶承担次要责任。”交警部门认定事实清楚,责任划分准确,该案的发生与何志琼捎带的竹篮没有关联,在一审中段荣祥对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无疑义,也认可何志琼诉讼请求中对主次责任为70%、30%的划分,段荣祥所谓交警部门逼迫其等言论均不属实。⑵本案事故发生后,段荣祥垫付过5000元钱,一审判决已扣除。段荣祥提出其垫付过救护车费、检查费、门诊费等费用,何志琼不知道段荣祥是否垫付,且段荣祥在一审庭审中未提交相关票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段荣祥的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原告何志琼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段荣祥在何志琼的损失63900.38元[医疗费20931.74元、担架轮椅服务费80元、误工费19131.12元(24天+180天×93.78元/天)、护理费7877.52元(24天+60天×93.78元/天)、营养费2280元(24天+90天×20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2400元(24天×100元/天)、后续治疗费65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3000元、鉴定费1200元、交通费500元]中赔偿误工费、护理费、精神损害赔偿金、交通费、鉴定费共计31708.64元,余款32191.74元,由段荣祥先承担10000元,剩余22191.74元由段荣祥承担70%,即15534.218元,综上,段荣祥共承担57242.858元;2、判令段荣祥承担摩托车损失费3050元(摩托车损失3500元,由段荣祥先承担2000元,剩余1500元由段荣祥承担70%,即1050元);本案诉讼费用由段荣祥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9月25日10时30分许,段荣祥驾驶无号牌太阳牌普通正三轮摩托车,由大王线道路东侧农田机耕路右侧驶入大王线时,遇何志琼驾驶无号牌嘉渝牌普通二轮摩托车由刘厂镇王家庄往大波那街方向行驶,在大王线K0+50处,两车避让不及发生刮擦,后何志琼所驾摩托车坠入大王线道路西侧水沟,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何志琼受伤的交通事故。后经交警部门认定,何志琼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段荣祥承担主要责任。何志琼受伤后于当日被送至祥云县人民医院救治,其伤情诊断为:1、右桡骨远端barton骨折;2、右尺骨冠突撕裂性骨折;3、左膝部软组织挫裂伤。何志琼住院治疗24天后出院,医嘱院外休息3个月,何志琼住院支出医疗费20916.74元、担架轮椅服务费80元。何志琼住院期间段荣祥为其垫付了医疗费5000元。后经云南祥龙司法鉴定所鉴定,何志琼需后期治疗费6500元,为此何志琼支出鉴定费。另查明,段荣祥在事发时驾驶的无号牌太阳牌普通正三轮摩托车系段荣祥所有,该车未投保交强险。同时,何志琼、段荣祥均同意何志琼超出交强险的合法损失段荣祥按照70%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投保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再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被告段荣祥所驾驶车辆未投保交强险,因此对于原告的损失,被告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部分,原告承担30%的赔偿责任,被告承担70%的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诉请的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的问题。原告的误工期限、护理期,结合原告伤情及医院医嘱,本院酌情认定以住院24天及院外休息3个月即114天计算,护理期限以住院天数24天计算。原告未提交医院出具需加强营养的证据,故原告诉请的营养费本院不予支持。住院伙食补助费结合原告就医地点及该地区实际生活水平,本院酌情以50元/每天的标准计算。原告诉请的精神抚慰金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交通费本院结合原告就医情况,酌情认定200元。原告诉请的摩托车损失费,因本案中原告未提交车辆受损程度、修理情况等相应证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可以另行主张权利。
根据在案证据及查明的案件事实,原告的损失确定如下:1、医疗费20916.74元;2、担架轮椅服务费80元;3、误工费10960.92元(114天×93.78元/天);4、护理费2250.72元(24天×93.78元/天);5、住院伙食补助费1200元(24天×50元/天);6、后续治疗费6500元;7、鉴定费1200元;8、交通费200元,上述8项费用合计43308.38元。此款由被告段荣祥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23411.64元(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13411.64元;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医疗费、担架轮椅服务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10000元);原告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的部分共计19896.74元,由原告承担30%的赔偿责任即5969.022元,被告承担70%的赔偿责任即13927.718元;综上,被告段荣祥共计赔偿原告何志琼损失37339.358元,扣除被告已向原告垫付的5000元,被告还应赔偿原告损失32339.358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段荣祥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赔偿原告何志琼医疗费、担架轮椅服务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鉴定费、交通费等合计人民币32339.358元。二、驳回原告的其它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72元,由原告何志琼承担172元,由被告段荣祥承担400元。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经审查,二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段荣祥驾驶未经公安机关登记且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太阳牌正普通三轮摩托车,行使途中与何志琼无证驾驶未经公安机关登记且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嘉渝牌普通二轮摩托车发生刮擦,导致何志琼所驾摩托车坠入水沟,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何志琼受伤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祥云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祥公交认字[2016]第5329231201600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段荣祥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何志琼承担次要责任。根据引起本案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行为以及段荣祥在一审中自认承担的责任比例,一审判决段荣祥对何志琼的损害后果承担70%的赔偿责任正确。段荣祥所有的太阳牌正普通三轮摩托车未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一审判决段荣祥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受害人何志琼承担赔偿责任,不足的部分,按照过错的比例分担赔偿责任正确。本案何志琼主张的护理费、后续治疗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属于本案应赔偿的款项,上诉人段荣祥请求驳回何志琼主张护理费、后续治疗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的诉讼请求的理由违反法律规定,不予支持。段荣祥在一审庭审中陈述其在交通事故发生后共付了何志琼5000元的费用,一审判决已在赔偿数额中作扣减。段荣祥上诉称其在交通事故发生后不仅垫付了5000元,还支付了救护车费、检查费、门诊费等近850元,一审没有进行扣减无证据证实,对该事实不予确认。上诉人段荣祥陈述“本案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交警模拟现场,并逼着段荣祥承认是其移动着现场,交警以段荣祥移动现场认定责任”无证据证实,不予确认。一审将“太阳牌普通正三轮摩托车”表述为“太阳能普通正三轮摩托车”不当,二审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段荣祥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段荣祥负担。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原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段 阿 云    
审 判 员      王 梓 静    
审 判 员      段 蓉 晖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成 雪 盈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