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审判流程

正文

(2017)云29民终169号

2017-10-12 21:59:11 来源: 本站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29民终16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宝成彩,男,1993年12月27日生,白族,云南省祥云县人,住祥云县禾甸镇茨芭村113号。系死者宝如敬儿子。
上诉人(原审原告)宝玉兰,女,1965年7月2日生,白族,云南省祥云县人,住祥云县禾甸镇茨芭村113号。系死者宝如敬妻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宝发亮,男,1966年7月28日生,白族,云南省祥云县人,住祥云县禾甸镇茨芭村122号。
委托代理人张学彬,云南匡州盛欣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宝成彩、宝玉兰因与被上诉人宝发亮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祥云县人民法院(2016)云2923民初10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确认:原、被告户同村居住,死者宝如敬生前与被告宝发亮较为相熟。2016年7月初被告户改建烤房,请宝如敬为其做工,7月16日宝如敬在房顶修建烤房过程中不慎踩到陈旧的彩钢瓦大棚上,致彩钢瓦大棚破碎而跌落地面受伤,后由被告方送往祥云县人民医院救治,至7月18日治疗无效死亡。被告在宝如敬住院救治期间垫付了全部的医疗费用,此外支付给了原告户人民币100000元。另查明,死者宝如敬父母在其生前已去世,其与宝玉兰生育子女宝成彩一人。
原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死者宝如敬为被告宝发亮帮工建盖烤房,双方形成雇佣关系,宝如敬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伤并死亡,宝发亮作为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宝如敬在做工过程中疏忽大意,未尽自身安全注意义务,导致踩空跌落,本身亦有较大过错,可减轻雇主的赔偿责任。被告宝发亮垫付的医疗费未提供证据证明具体数额,且该方未进行主张,本院不予裁判。仅就原告起诉的宝如敬死亡后的各项经济损失进行判决,同时被告宝发亮已经垫付的人民币100000元应予扣除。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及本院确认的上述证据,原告宝玉兰、宝成彩符合法律规定的损失为:1、丧葬费32231.50元,2、死亡赔偿金164840元。精神抚慰金一项因死者自身有过错,本院不予支持。上述费用合计人民币197071.50元由被告宝发亮承担80%即157657.20元,其余20%即39414.30元由原告方自行承担。
原审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宝发亮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宝玉兰、宝成彩因宝如敬死亡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合计人民币197071.50元的80%即157657.20元,扣除该方已支付100000元,尚应支付57657.20元;二、驳回原告宝玉兰、宝成彩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85元,由原告宝玉兰、宝成彩承担285元,被告宝发亮承担800元。
原审判决宣判后宝成彩、宝玉兰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按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进行赔偿。2、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被上诉人不积极配合治疗,不及时让家属知道伤者情况,以至于耽误抢救时间致人死亡,应承担全部事故责任。
被上诉人宝发亮未提供书面答辩意见,二审时提出:一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上诉人宝成彩、宝玉兰与被上诉人宝发亮对原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无异议;二审中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理二审对一审判决的质证认证意见及认定的主要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关于侵权责任比例划分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已经规定“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进一步明确“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死者宝如敬为被上诉人宝发亮帮工建盖烤房,双方形成劳务关系,宝如敬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伤并死亡,双方应当根据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被上诉人宝发亮作为接受劳务一方,未尽到充分的安全保障义务,故应承担宝如敬受伤并死亡的主要赔偿责任;宝如敬在提供具体劳务时对周边劳动环境及安全隐患等未尽审慎注意义务,对事故发生亦存在一定过错,故原审认定双方分别承担80%、20%的责任具有事实、法律依据,依法应当支持。二、关于事故发生后对宝如敬进行救治的问题,证据证实被上诉人在宝如敬提供劳务受伤后未立即通知宝如敬家属,确有不合情理之处。但其在宝如敬受伤后即拨打120电话请求急救,同时未消极等候而是自己组织将宝如敬送往祥云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并垫付了宝如敬全部的医疗费用,是及时、积极的救助行为,其未及时通知家属与宝如敬死亡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不积极配合治疗,不及时让家属知道伤者情况而耽误抢救时间致人死亡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三、关于被上诉人是否应当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问题,一审判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规定,结合本案中宝如敬对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过错的事实,不予支持该项诉讼请求并无不当。综上,上诉人宝成彩、宝玉兰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二审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适用法律虽不完整,但未影响本案实体判决,二审对此予以完善。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85元,由宝成彩、宝玉兰承担。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二年期限内向云南省祥云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潘 文 举    
审 判 员      王 梓 静    
审 判 员      段 阿 云    
一七年四月二十五     
书 记 员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