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6)云29民终961号

2017-07-02 21:09:26 来源: 本站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云29民终96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秦原昆,男,白族,1955年9月22日出生,云南省大理市人,工商银行退休职工,住大理市下关镇建设西路。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俊,云南天之泰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秦波,男,汉族,1981年11月16日出生,黑龙江省鸡西市人,自由职业,住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肖华,云南汇同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秦原昆因与被上诉人秦波债务转移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2016)云2901民初18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月6日接待了上诉人秦原昆的特别授权代理人谢俊、被上诉人秦波及其特别授权代理人唐肖华核实了案件事实。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秦原昆上诉请求:请求撤销大理市人民法院(2016)云2901民初1849号民事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秦波的诉请。事实和理由:1.本案案件事实是2011年9月11日秦宏波(系上诉人的儿子)与黄守金签订了动漫娱乐城的经营协议。双方约定:按照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的原则,由黄守金投入场地一年租金88920元中的80000元,租金不足部份和其它相关设备由秦宏波负责,双方共同经营,共同管理,风险共担,利润共享。在共同经营一段时间后,黄守金在不告知秦宏波的情况下,未征得秦宏波同意,擅自将与秦宏波签订协议中的份额转让给了秦波,后秦波购得其称价值6万元的游戏机设备进场自行经营。2011年12月临沧市文化局、公安局、工商局联合发文《关于临沧市电子游戏室开展专项整顿的通知》明确要求,全市的所有电子游戏室全部停业整顿。停业后秦宏波投资的电子游戏机成为了一堆废品,垫付的所有资金无法收回。黄守金与秦宏波共同交纳的88920元租金不能返回,各自投资的设备由各自拉走。此后秦波则以暴力相威胁,多次找上诉人要秦宏波归还被上诉人向黄守金私自购买的“份额”以及所谓投资款共计146800元。2015年9月份上诉人母亲丧事上,被上诉人秦波又邀约数十人到办丧事处大闹,阻止上诉人办丧事,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上诉人只有用办丧事收来的礼金交给了秦波才停止了闹丧。当时在场的人有公安民警和亲友百人可以见证。2015年10月3日,秦波又邀约数人强行把上诉人拉上他的小面包车,秦波拿出一份起草好的《还款协议》让上诉人誉写一份给他,在当时的特定条件下上诉人只有依照他的要求办理,根据他的稿子原模原样照写了一份《还款协议》。2.原审原告债务转移的诉请依法不能成立。在黄守金将其与秦宏波的协议中的份额转让给秦波时并未征得秦宏波的同意和认可,该“股份”转让不成立。原审原告在其诉状中颠倒黑白、前后矛盾,不仅不能自圆其说,而且没有提交秦波与秦宏波之间存在债权债务的相关证据。本案不存在原审原告主张的债务转移合同纠纷。《还款协议》也不是债务转移合同,没有“债务人”秦宏波的签字,对需要转移的所谓“债务”进行确认。从《还款协议》的全部内容上就完全证明,该协议是在秦波自己单方面认为“秦宏波欠他钱”的情况下,使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迫上诉人写的,并非是上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上诉人之所以先后支付给被上诉人秦波50000元人民币,完全是为了考虑儿子的人身安全以及担心他对上诉人及其家人造成伤害而不得不为之,不属于是对“债务转移”的履行。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仅凭《还款协议》判定债务转移的判决显然是违背债务转移法律规定的错误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上诉人请求二审人民法院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判定债务转移合同不能成立,依法撤销大理市人民法院(2016)云2901民初1849号民事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秦波的诉请。
被上诉人秦波辩称,虽然一审判决仅支持了被上诉人的部分诉请,但是被上诉人还是接受一审判决的结果,同时认为一审法院对事实的认定是准确的,适用法律也是恰当的。被上诉人在一审时提交的还款协议是经过双方自愿协商后产生的,被上诉人并没有胁迫上诉人,让其誊写还款协议,在上诉人书写还款协议之前就已经履行了部分还款义务,后因与上诉人协商不成,被上诉人才提起诉讼。另外,被上诉人对本案的案件事实进行了补充,秦宏波与黄守金一起合作开游戏室,因秦宏波私自变卖游戏机,导致游戏室无法营业,后由秦宏波的父亲秦原昆找到秦波,让秦波接手黄守金的债权,由秦原昆代秦宏波向秦波偿还欠款,秦波表示同意,于是在此情形下形成了还款协议。
秦波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被告秦原昆向原告支付人民币94800元欠款;2、被告秦原昆向原告支付自2015年10月3日起未支付欠款的银行同期贷款利息;3、被告秦原昆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1年9月案外人秦宏波与案外人黄守金合伙经营动漫娱乐城,合伙事务终止后,案外人秦宏波同意返还案外人黄守金投资款146800元。黄守金又将该债权转让给了原告,并通知了案外人秦宏波。后经原、被告及案外人秦宏波协商一致,最终将146800元的债务转移给被告承担,债权人原告亦同意该债务转移行为。被告于2015年10月3日偿还了原告5万元,并向原告出具了还款协议。被告于2016年初又偿还了原告2000元。庭审中,被告答辩认为本案的债权债务依法不能成立,还款协议系被胁迫出具的,被告不应承担还款责任,但并未向本院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现原告诉至一审法院,要求判如所请。
一审法院认为,债务转移又称为债务承担,是指合同的债权人、债务人与第三人之间达成协议将合同债务转移给第三人承担。债务转移必须三方就债务转移达成了一致的意思表示。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部分转移给第三方,应当经债权人同意。本案中,经原、被告以及案外人秦宏波自愿协商,秦宏波将其拖欠原告的债务转移给被告,被告给原告出具还款协议及已偿还原告5.2万元款项的行为,系三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有关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本案中的债务转移行为合法有效,被告负有清偿原告债务的义务。庭审中,被告答辩还款协议是被迫出具的,本案的债权债务不能成立,但未向一审法院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其主张,对于被告的答辩不予支持。故针对原告主张要求被告偿还94800元(146800元-52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针对原告要求被告承担利息的问题,因本案中原、被告并未在还款协议中约定还款期限,原告亦未举证证明向被告催要的事实,故对于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五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秦原昆于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原告秦波债务转移款人民币94800元。二、驳回原告秦波的其他诉讼请求。三、案件受理费2170元,减半收取1085元,由被告张秦原昆承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双方当事人对一审认定的案件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一审判决书中出现多处笔误,二审予以纠正,更正内容如下:一审判决书第四页第二段中“被告秦宏波提交下列证据证实其主张”更正为“被告秦原昆提交下列证据证实其主张”;一审判决书第四页第三段第三行中“能够证实秦宏波与杨守金合伙的事实”更正为“能够证实秦宏波与黄守金合伙的事实”;一审判决书第六页判决内容第三项中“三、案件受理费2170元,减半收取1085元,由被告张秦原昆承担。”更正为“三、案件受理费2170元,减半收取1085元,由被告秦原昆承担。”;一审判决书中第六页审判人员落款部分“审判长赵应梅”更正为“审判员赵应梅”。
本院认为,2015年10月3日秦原昆出具给秦波内容为“因在临沧合资经营电子游戏合作失利造成损失,至2015年已还款50000(伍万元正)。秦波投入资金146800(壹拾肆万陆千捌百元正)。欠款96800元(玖万陆仟捌佰元)。此条。秦原昆。”的《还款协议》系上诉人秦原昆亲笔书写,《还款协议》中载明的债权债务关系明确。上诉人秦原昆于2015年已还款50000元,尚欠96800元,此后上诉人秦原昆又归还被上诉人秦波2000元。以上事实双方均予以认可,现上诉人以《还款协议》系在秦波威逼下出具,部分款项也是在秦波胁迫下不得已履行为由提起上诉,但对其上诉主张在一、二审中均未提供相应证据,其上诉主张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秦原昆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170元,由上诉人秦原昆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 庆 云   
审 判 员      姜 碧 姝   
审 判 员             
二〇一七年二月六日   
书 记 员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