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6)云29民终963号

2017-07-02 21:09:07 来源: 本站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云29民终96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彭显勤,女,1970年10月3日出生,汉族,云南省大理市人,住大理市下关镇保合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晓虎,男,1985年4月16日出生,白族,云南省大理市人,个体户,住大理市下关镇金星村。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超,云南榆泰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冬雁,女,1969年12月10日出生,白族,云南省大理市人,个体户,住大理市下关镇市政巷。现因涉嫌诈骗罪关押于大理州看守所。
上诉人彭显勤因与被上诉人李晓虎、王冬雁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2016)云2901民初197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月9日接待了上诉人彭显勤、被上诉人李晓虎及其特别授权代理人李超,于2017年2月3日在大理州看守所接待了被上诉人王冬雁核实了案件事实。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彭显勤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2016)云2901民初1978号民事判决;2、请求依法判决由被上诉人王冬雁向李晓虎偿还剩余借款112500元,且上诉人不承担共同偿还责任;3、请求依法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判决错误。首先,本案借款并非上诉人一人所借,被上诉人王冬雁与上诉人为共同借款人。李晓虎与王冬雁系多年好友,上诉人与王冬雁也是多年好友。上诉人因资金周转不灵,向王冬雁提起此事,王冬雁便表示自己也需要资金周转,于是提议找自己的好友李晓虎商议借钱一事。商议过程中,王冬雁也表示,该笔借款系其与上诉人一起借用,二人各借用一半,但因自身原因,最后以上诉人名义借款,自己作为保证人。本案中若借款人及用款人仅为上诉人,而将所有借款支付至保证人王冬雁账户明显有悖常理。可见,王冬雁虽然作为担保人,但也是借款人和资金使用人,本案中,王冬雁应当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其次,王冬雁在签订《借款协议》中存在恶意,与李晓虎有恶意串通的嫌疑。王冬雁与李晓虎系多年好友,二人也存在多次经济往来,本次借款也是经王冬雁介绍,在王冬雁花言巧语下,上诉人才同意以自己的名义借款。王冬雁收到借款后,迟迟不将一半款项支付给上诉人,在上诉人的催促下,王冬雁才分多次将钱支付给上诉人。2015年12月,王冬雁提出再借15万元,仍然是一人借用一半,但要求上诉人前去与李晓虎对接。事后不久,王冬雁因涉嫌诈骗罪被羁押,上诉人才明白当初王冬雁为何强烈要求上诉人作为借款人。在一审庭审中,王冬雁对为共同借款人一事矢口否认,否认使用过该笔借款,这与王冬雁还款给李晓虎的事实不相符。可想而知,王冬雁系事前谋划好,恶意推卸责任。另外,一审庭审中,李晓虎对上诉人所提交的王冬雁转款给上诉人还款的凭证并无异议,且李晓虎实际上收到了王冬雁的还款,足以证实其已经认可了王冬雁为实际借款人和用款人。现又以诉讼的方式要求上诉人归还全部借款。显而易见,王冬雁与李晓虎存在恶意串通,蓄意损害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最后,上诉人所借款项已还清,剩余款项应由王冬雁负责偿还。上诉人与王冬雁共向李晓虎借款277500元,由上诉人和王冬雁各使用一半,即二人分别借用138750元。上诉人已经将所借用的款项偿还给李晓虎,所偿还的款项中,有18750元系上诉人受王冬雁所托,支付给李晓虎的借款,并非上诉人给李晓虎的还款。因此,上诉人已经履行了还款义务,剩余款项应由王冬雁承担还款义务。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证据认定不准确,判决有误。王冬雁与上诉人为实际上的借款人和用款人,且其存在恶意,蓄意损害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故王冬雁应当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
被上诉人李晓虎辩称,上诉人彭显勤以自己的名义向被上诉人借款,其与王冬雁的内部约定只具有内部效力,不能对抗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王冬雁辩称,被上诉人王冬雁在本案中仅只是保证人,本案的借款都是彭显勤在使用,被上诉人王冬雁并没有使用这笔借款。
李晓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被告彭显勤清偿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135000元;2、被告彭显勤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12月9日,原告李晓虎与被告彭显勤签订了书面的《借款协议》,根据该《借款协议》约定:被告彭显勤向原告李晓虎借款人民币30万元,借款期限从2015年12月9日至2016年1月9日一个月,王冬雁在连带责任的保证人一栏上签名。庭审中三方当事人均认可,三方口头约定,原告李晓虎向被告王冬雁的账户转款,视为向借款人支付借款。原告李晓虎于2015年11月9日向被告王冬雁的账户转账人民币142500元;2015年12月9日向被告王冬雁的账户转账人民币135000元。被告王冬雁的账户实际收到原告李晓虎的借款本金合计为人民币277500元。2016年2月3日,被告彭显勤向原告李晓虎认可的“华力松”账户转款人民币15000元;2016年3月20日,原告李晓虎出具给被告彭显勤《收条》一张,确认收到人民币5万元;2016年5月1日,原告李晓虎出具给被告彭显勤《收条 》一张,确认收到人民币10万元。原告李晓虎与被告彭显勤对账确认:原告李晓虎收到被告彭显勤的还款总额为人民币165000元(5万元+10万元+15000元)。被告彭显勤未归还的借款本金数额应当为112500元(实际借款额277500元-已还165000元)。因被告彭显勤未按约定归还余下的借款本金,原告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案经一审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未能达成协议。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公民之间的借贷,双方对返还期限有约定的,一般应按约定处理,出借人可以随时请求返还。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保证责任。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自然人之间对的借贷利息约定不明的,出借人主张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2015年12月9日,原告李晓虎与被告彭显勤签订了书面的《借款协议》,王冬雁在“连带责任的保证人”一栏中签名的行为,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的规定,该《借款协议》对各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原告李晓虎已经根据约定,向被告王冬雁的账户转账人民币277500元。原告李晓虎向被告王冬雁的账户转款,视为向借款人彭显勤交付借款,原告李晓虎与被告彭显勤之间借贷关系成立。王冬雁对该债务的连带责任的保证行为成立。现原告要求被告彭显勤归还借款本金余额人民币112500元,依法有据,予以支持;被告彭显勤认为王冬雁是共同借款人,剩余的借款本金应当由王冬雁偿还的抗辩,因原告李晓虎和被告王冬雁均不认可,其又无证据证明,应当承担不利后果,不予支持;被告王冬雁在本案中应当对借款余额承担连带偿还的保证责任,被告王冬雁承担归还借款的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彭显勤追偿。被告王冬雁主张其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的抗辩,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被告彭显勤与王冬雁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不是本案的审理范围,本案不予评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担保法》第六条、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七十三条、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彭显勤于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李晓虎归还借款本金人民币112500元。二、被告王冬雁对上述借款承担连带偿付的保证责任。三、被告王冬雁承担归还借款的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彭显勤追偿。案件受理费3000元,减半收取1500元,由被告彭显勤承担。
二审中,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证据。当事人对一审认定的案件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彭显勤于2015年12月9日向被上诉人李晓虎出具了《借款协议》,王冬雁作为连带保证人在该借款协议上进行了签字,李晓虎与彭显勤、王冬雁之间借贷及担保法律关系已依法成立并生效,彭显勤、王冬雁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自己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被上诉人李晓虎根据约定,向王冬雁的账户转账人民币277500元,该事实在一审中彭显勤、李晓虎、王冬雁均认可,且当事人对于277500元借款事实的存在并无异议。现上诉人以王冬雁系共同借款人,剩余未还清的债务应由王冬雁承担为由提起上诉,但对其上诉主张在一、二审中均未提供相应证据,其上诉主张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以支持。上诉人认为王冬雁在签订《借款协议》过程中存在与李晓虎有串通的恶意,损害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彭显勤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0元,由上诉人彭显勤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 庆 云   
审 判 员      姜 碧 姝   
审 判 员             
二〇一七年二月十日   
书 记 员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