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7)云29民终64号

2017-07-02 21:08:45 来源: 本站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29民终6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毛任兰,女,1966年4月25日出生,汉族,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永平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军辉,男,1967年12月5日出生, 汉族,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永平县。
原审被告:孙伟,男,1985年10月15日出生,汉族,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永平县。因犯运输毒品罪,现在云南省第三监狱服刑。
上诉人毛任兰因与被上诉人杨军辉及原审被告孙伟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永平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云2928民初5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3月9日、3月13日分别会见了原审被告孙伟、上诉人毛任兰与被上诉人杨军辉,对案件事实进行了核实。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毛任兰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撤销永平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云2928民初53号判决书之(一)、(二)、(三)项判决,同时判决驳回杨军辉的诉讼请求。事实及理由: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杨军辉与毛任兰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1、2012年3月孙伟向杨军辉借款是事实。借款当天在老街信用社,毛任兰在场,杨军辉和孙伟进去信用社取款,毛任兰没有进去。杨军辉与孙伟之间如何形成借贷关系,双方是如何约定的,毛任兰都不清楚。2、一审认定“2012年初,被告孙伟、毛任兰向原告杨军辉借款,原告同意借款给被告,双方到永平县老街信用社,原告将借款交给被告”这一事实,仅有杨军辉的陈述,无其他证据印证。一审未能查明,杨军辉究竟将借款交给哪一个被告。事实上杨军辉将借款交给孙伟,未交给毛任兰。借款未经毛任兰之手,毛任兰无须承担还款义务。3、孙伟失踪后,杨军辉多次找毛任兰催要债款,威胁毛任兰,还用欺骗的方法,要求毛任兰出具借条,毛任兰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由次子孙协伟代笔写了借条并按手印,整个过程孙伟均不在场。4、一审判决中未表明,是由孙伟、毛任兰共同承担还本付息的责任或是承担连带责任。5、杨军辉与孙伟之间的借贷纠纷与毛任兰无任何关系,孙伟已经是成年人,即使欠款,也应当由孙伟偿还,毛任兰没有能力偿还。
杨军辉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毛任兰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事实及理由:孙伟的弟弟孙协伟与杨军辉之子系同学,二人相处较好,所以杨军辉才认识孙伟。孙伟以在昆明做工程资金不够为由,向杨军辉借款。毛任兰与孙伟多次到杨军辉的小卖铺内谈借款的事。2012年3月20日,杨军辉和毛任兰、孙伟一起到老街信用社由杨军辉取出50000元借款并交给毛任兰和孙伟。借款当天,杨军辉未要求毛任兰、孙伟出具借条,但口头要求孙伟按同期信用社银行利息支付50000元借款的利息。过了一年多,经多次催要,两借款人未归还借款,杨军辉找毛任兰补写了借条。因孙伟不在家,故借条是由毛任兰的小儿子孙协伟代写,毛任兰按了手印,期间杨军辉没有采取威逼等方式。一审判决计算的利息是对的。
孙伟述称,由于自己在昆明做工程需要资金周转,便向杨军辉借了50000元钱用于支付工人工资,借钱时没有约定利息。当时杨军辉到老街信用社取出50000元现金交给孙伟,其母亲毛任兰在场。由于自己与杨军辉是亲戚,相互比较信任,所以当时没有写借条。后来因为杨军辉找不到自己,才由兄弟孙协伟补写了借条,落的是孙伟的名字,毛任兰在上面按了手印。50000元钱被孙伟自己一人用在工程上,其兄弟孙协伟和母亲毛任兰都没有用过这笔钱,借款与毛任兰无关,毛任兰仅仅是知道有借钱的事。债务是孙伟一人欠的,孙伟愿意自己一人承担。现孙伟在监狱服刑,至今没有与家人联系,过后会想办法联系家人去主张自己的其他债权,然后尽快将杨军辉的欠款还清。
杨军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孙伟、毛任兰归还借款本金50000元,支付借款利息21600元,利息按月利率9%,48个月计算。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毛任兰与被告孙伟属母子关系,被告孙伟系长子,案外人孙协伟系次子,孙伟至今下落不明。2012年初,被告孙伟、毛任兰向原告杨军辉借款,原告同意借款给被告,双方到永平县老街信用社,原告将借款交给被告,但未要求被告出具借条。2014年初,由于被告未归还借款,原告到被告家中找到被告毛任兰催要借款。当时孙伟未在家,被告毛任兰让次子孙协伟出具给原告借条一张,毛任兰在借条按了手印。借条内容为“于2012年3月20日借到杨军辉(小勇)人民币50000元(伍万圆整),计划于2014年8月30日前归还30000元(叁万圆整),剩余20000元于2015年3月份还,以上款项不含利息。借款人:孙伟、毛任兰。时间:2012年3月20日。”由于被告未归还原告借款,原告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尽管借条是在2014年补写的,但杨军辉将借款交付被告的时间为2012年3月20日,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贷款时生效,即双方的借款合同自2012年3月20日生效。毛任兰虽抗辩借款与己无关,应当由孙伟偿还,但毛任兰不能提供证据推翻其出具给杨军辉的借条,被告毛任兰的抗辩理由不成立。本案双方当事人约定的还款期限为2014年8月30日、2015年3月30日,孙伟、毛任兰未按约定的期限偿还借款,杨军辉依法有权要求被告偿还借款。因双方当事人未约定借款利息,杨军辉虽提供信用社借款凭证和支付利息凭证,但不能据此推断双方当事人已经约定按信用社的计息方式支付借款利息,故本案借款期间视为不支付利息,对借款期间的利息,不予支持。现杨军辉诉请要求孙伟、毛任兰支付借款期间和逾期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之规定,逾期利息应予支持,但本案借贷双方未约定逾期利率,故逾期利息按照年利率6%确定。逾期利息分两段计算,借款本金30000元的逾期利息自2014年9月1起计算至2015年3月30日止;借款本金50000元的逾期利息自2015年4月1日计算至还清借款时止。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一十条、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孙伟、毛任兰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返还原告杨军辉借款本金50000元;孙伟、毛任兰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杨军辉30000元借款本金的逾期利息,按年利率6%计算,自2014年9月1起计算至2015年3月30日止,计1050元;孙伟、毛任兰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杨军辉50000元借款本金的逾期利息,按年利率6%计算,自2015年4月1日起计算至还清借款本金之日止;驳回杨军辉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毛任兰、孙伟负担。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对一审认定的案件事实,毛任兰对“原告到被告家中找到被告毛任兰催要借款……被告毛任兰让次子孙协伟出具给原告借条一张”有异议,认为是杨军辉打电话给毛任兰催要借款,并威胁毛任兰,毛任兰害怕,遂到永平县老街子找到次子孙协伟,并与杨军辉见面,按杨军辉的要求,由孙协伟出具了借条。杨军辉对一审认定的“原告到被告家中找到被告毛任兰催要借款” 案件事实有异议,认为事实是杨军辉到老街找到了孙协伟,孙协伟打电话给毛任兰叫毛任兰到老街一起商量还钱的事。对当事人争议的案件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在毛任兰和孙伟均没有归还借款的情况下,杨军辉找毛任兰催要借款是事实,但具体是如何找到毛任兰,以及借条是在何地、何种情形下出具,不影响对案件的实质评判。一审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毛任兰是否应当对50000元的借款承担还款责任。
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贷款时生效。”本案借贷双方交接借款的时间为2012年3月20日,尽管借条是在2014年补写,但双方的借款合同自2012年3月20日起生效。毛任兰虽上诉称借款与己无关,应当由孙伟偿还,但在案证据借条表明毛任兰和孙伟为共同借款人,共同借款人在无其他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应对债权人承担共同还款责任。毛任兰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意识清楚的情况下,自愿在其亲生儿子孙协伟书写的借条上按手印,又不能提供证据否认其出具的借条的法律效力,应当依法承担相应民事责任。毛任兰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孙伟、毛任兰支付起诉时至款项付清之日期间的逾期利息超出了杨军辉一审主张的48个月利息的范围,鉴于毛任兰与孙伟在二审期间对此未提出异议,视其对一审所判利息的确认。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上诉人毛任兰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孙伟、毛任兰作为负有义务的当事人若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杨军辉作为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云南省永平县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审 判 长        杨 其 云   
                          审 判 员        李 晓 丹 
审 判 员        赵 应 凤   
二〇一七年四月一日    
                    书 记 员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