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7)云29民终9号

2017-07-02 21:08:25 来源: 本站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29民终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静辉,男,1972年2月1日出生,白族,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关镇。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士博,男,2006年3月28日出生,白族,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关镇。
法定代理人:李静辉,系李士博之父。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娅娜,女,1995年9月18日出生,白族,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关镇。
上述三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仲禄,云南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瞿永吉,男,1943年6月12日出生,白族,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关镇。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发明,云南云岭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审第三人李静平,男,1968年12月30日出生,白族,住址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关镇。现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经济开发区。
原审第三人李静林,男,1970年11月14日出生,白族,住址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关镇。现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下关镇荷花村委会。
上诉人李静辉、李士博、李娅娜因与被上诉人瞿永吉,原审第三人李静平、李静林赠与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云2901民初14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2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2月14日会见涉案各方当事人对案件相关情况进行核实。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静辉、李士博、李娅娜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瞿永吉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一审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瞿永吉是大理市第一机械厂职工,退休后回金星村居住,只有李素珍才是金星村村民,瞿永吉无权享有宅基地使用权;二、李素珍、瞿永吉于2006年12月1日立下遗嘱将所有财产全部赠与李静辉所有,基于该遗嘱,李静辉实际占有、使用该房产,并于2013年折除老房,自筹资金120万元新盖案争的四层楼房,该房屋所有权应当属于李静辉夫妇所有;三、李素珍去世后,双方产生纠纷又重新对养老、房产使用进行协商,并于2016年7月5日在村委会调解下形成调解协议;四、李素珍、瞿永吉赠与的财产从2006年12月1日赠与转移给李静辉后,房产(老房)已拆除,原审认定的赠与标的物已不复存在,应驳回瞿永吉的诉请。
瞿永吉答辩认为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上诉人李静辉、李士博、李娅娜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实和理由:一、上诉人认为瞿永吉无权享有宅基地使用权错误,申请宅基地时,瞿永吉向单位提出申请放弃厂里分房子,才向村公所申请到该宅基地,大理市法院(2007)大民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也确认了瞿永吉的权利;二、老房产均是瞿永吉、李素珍建盖,李静辉当时正上学,没有出过一分钱和一分力;三、新盖的四层楼房是瞿永吉、李素珍用收来的租金和贷款建盖,李静辉未出钱;四、李静辉对瞿永吉、李素珍没尽到赡养义务,瞿永吉不会将房子赠与李静辉及其子李士博。
李静平述称,虽然其没有在村委会调解下形成的调解协议上签字,但其对协议达成的内容无意见,予以认可。
李静林述称,村公所调解时其未在场,对调解内容不认可。如果案争的房产其有权利的话,愿意将其权利给其父瞿永吉。
瞿永吉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撤销对李士博、李娅娜的赠与;二、判令原审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瞿永吉与前妻李素珍一共生育三名子女,长子李静平、次子李静林、三子李静辉。李娅娜系李静平之女,李士博系李静辉之子。瞿永吉与李素珍生前批得宅基地两块,并在该两块宅基地上建盖了房屋。2006年12月1日,瞿永吉与李素珍各自分别立下遗嘱及遗嘱附件各一份,遗嘱内容为瞿永吉及李素珍将各自名下的所有财产(大理市下关金星路40号院内属于其所有的房产及宅基地使用权)留给李静辉夫妇;遗嘱附件内容为李娅娜自愿在大理市下关金星路40号院内居住的,则李娅娜享有居住权,李娅娜外出在外的,房产全部归李静辉。2006年12月1日,瞿永吉与李素珍夫妇向大理市法院起诉李静平、李静林、李静辉三人,要求对该五人共有的财产进行析产,大理市法院作出(2007)大民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认定该五人共同共有财产为:座落于金星路40号院内座西朝东土木结构主房楼上下共十间、座南朝北平房两间、宅基地使用证编号为0*****8宅基地使用权及该宅基地上座南朝北楼上下共计四间、宅基地使用证编号为0*****5宅基地使用权,并判决:一、座落于金星路40号院内座西朝东土木结构主房最南边一间(楼上下共计二间)、座南朝北平房两间归李静平管理使用,座西朝东土木结构主房北边四间(楼上下共计八间)归李素珍、瞿永吉管理使用,院心由李素珍、瞿永吉、李静平、李静辉共同使用;二、座落于云南省大理市宅基地使用证编号为0*****8宅基地上座南朝北楼上下共计四间房屋归李静林管理使用,由李素珍、瞿永吉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给李静林共同财产分割折价款35000元;三、驳回李素珍、瞿永吉其他诉讼请求。2013年,经瞿永吉、李素珍夫妇,李静辉,第三人李静平共同协商后,将座落于金星路40号院内座西朝东土木结构主房最南边一间(楼上下共计二间)、座南朝北平房两间、座西朝东土木结构主房北边四间(楼上下共计八间)拆除,重建了四层楼房,2014年底竣工,至今未办理房屋所有权证。该房建好至今,李静辉一家居住在该楼房第三层,瞿永吉、李娅娜居住在该楼房第二层,其余房间出租。2014年5月12日,李素珍去世。2016年6月,瞿永吉与案外人杨瑞芬结婚。2016年7月5日,瞿永吉、杨瑞芬与李静辉、李静辉妻子罗丽亚在大理市下关镇金星村委会调解下,对新建的四层楼房达成如下协议:该房产归孙子李士博、李娅娜长期使用和享有所有权;该房屋由李静辉管理。协议四人在该《调解协议书》上签字。后瞿永吉认为《调解协议书》内容并非其真实意思,向原审法院起诉要求撤销该协议书内容。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本案瞿永吉属于诉争房屋的权利人,其有权将该房产中属于自己的财产赠与他人,瞿永吉在与李静辉达成赠与协议后,在赠与财产的权利未变更、未交付之前,有权撤销赠与。原审法院对瞿永吉要求撤销赠与协议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之规定,判决:撤销瞿永吉与李静辉签订的房屋赠与协议。案件受理费4300元,减半收取2150元,由李静辉、李士博、李娅娜共同承担。
本案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证据。
二审中,李静辉、李士博、李娅娜对一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主要事实无异议,但认为一审法院对上诉人在一审中举证的第五组证据未采信是错误的,该组证据可证实0*****5号房屋在2013年拆除,新建盖的四层楼房是李静辉夫妇出资建盖。瞿永吉、李静平、李静林对一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无异议。本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对一审认定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瞿永吉请求撤销2016年7月5日在金星村委会主持下形成的调解协议的诉讼请求能否成立。经庭审查明,2006年12月1日,瞿永吉与李素珍各自分别立下遗嘱及遗嘱附件各一份,遗嘱内容为瞿永吉及李素珍将各自名下的所有财产(大理市下关金星路40号院内属于其所有的房产及宅基地使用权)留给李静辉夫妇,遗嘱附件内容为李娅娜自愿在大理市下关金星路40号院内居住的,则李娅娜享有居住权,李娅娜外出在外的,房产全部归李静辉。但在当天,瞿永吉与李素珍夫妇向大理市人民法院起诉李静平、李静林、李静辉三人,要求对该五人共有的财产进行析产。2007年5月25日,大理市人民法院作出(2007)大民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后已生效),对家庭共有财产进行了析产,该判决析产内容已覆盖了遗嘱内容,故对涉案房产归属应当以(2007)大民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内容为准。该判决确定“座西朝东土木结构主房最南边一间(楼上下共计二间)、座南朝北平房两间归李静平管理使用,座西朝东土木结构主房北边四间(楼上下共计八间)归李素珍、瞿永吉管理使用”,现涉案争议的四层楼房正是上述旧房拆除后新建形成,根据(2007)大民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确定的权属,李素珍、瞿永吉在新修建的四层楼房中享有权利。2014年5月12日,李素珍去世。2016年6月,瞿永吉与案外人杨瑞芬结婚。2016年7月5日,瞿永吉、杨瑞芬、李静辉、罗丽亚(李静辉配偶)在金星村委会主持下形成调解协议,该调解协议主要内容是瞿永吉将其与李素珍的房产赠与给孙子李士博和孙女李娅娜。《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本案中,赠与的房产权利未转移,瞿永吉有权撤销赠与,故瞿永吉请求撤销2016年7月5日在金星村委会主持下形成的调解协议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李静辉、李士博、李娅娜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瞿永吉的诉讼请求的上诉主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李静辉、李士博、李娅娜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上诉人李静辉、李士博、李娅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 其 云
审 判 员      李 晓 丹
审 判 员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